山水文化股东违规减持遭上交所谴责

上交所的公开谴责,也无法阻挡资本对山西广和山水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水文化”)的追捧。2月4日,山水文化涨停收盘,自1月29日以来的连续5个交易日,山水文化收获了3个涨停,股价累计上涨47%。昨日,山水文化股东及一致行动人遭上交所公开谴责,因其股东违规减持公司股份。


上交所:减持数量巨大,情节严重


2月2日,上交所发文,公开谴责山水文化股东东营国际金融贸易港有限公司(简称“东营国际”)及其一致行动人孙承飞,后者在信息披露和股份买卖等方面存在违规事项。


2015年5月,东营国际及其一致行动人孙承飞通过上交所集中竞价交易系统,买入山水文化1012.3万股,持股比例达5%。上交所称,2015年7月9日,孙承飞所持的山水文化公司股票13.24万股因触及平仓线,被强制平仓。2015年7月16-17日,东营国际减持公司股份997万股。


2015年7月8日,由于A股断崖式下跌,证监会发布减持禁令,要求从即日起6个月内,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和持股5%以上股东不得通过二级市场减持本公司股份。违反上述规定的,证监会将给予严肃处理。


上交所称,作为持股5%以上的股东,孙承飞和东营国际未遵守上述规定,并继续在减持禁令期间卖出股票。2015年9月2日,孙承飞减持其所持公司全部剩余股票1.76万股。至此,东营国际及其一致行动人孙承飞持有的山水文化股票全部减持完毕。东营国际及其一致行动人孙承飞的前述减持行为,不符合证监会的减持规定。


除违规减持外,孙承飞和东营国际还存在信披问题。


东营国际及其一致行动人孙承飞于2015年9月1日披露称,其所持公司股份已全部减持完毕;9月12日又披露称,其所持股份至9月2日才全部减持完毕。“东营国际及其一致行动人的上述信息披露不准确。”上交所称,东营国际及孙承飞作为公司5%以上的股东,在所持股票被强行平仓后仍然主动继续减持股票,且相关权益变动报告披露不准确,其行为违反了相关规定,且违规减持股份数量巨大,情节严重。


上交所决定,对东营国际及孙承飞予以公开谴责,并将记入上市公司诚信档案。


5个交易日股价暴涨47%


虽然前股东拼着违规风险也要卖掉所有山水文化的股票,但山水文化的股票在近日的资本市场上却成了“香饽饽”。2月4日,山水文化午后强势涨停,自1月29日以来的5个交易日,山水文化股价累计上涨47%。


2月4日,山水文化公告,经自查,除了公司已披露的信息外,公司不存在其他可能对公司股价产生较大影响的重大事件或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信息。山水文化实际控制人也表示,未有新的筹划,包括但不限于重大资产重组、上市公司收购等。


山水文化2015年业绩预告显示,预计2015年度公司亏损1500万元,较上年亏损1091万元,亏损额进一步扩大。山水文化称,业绩继续亏损的原因是公司现有资产盈利能力弱,债务成本高。山水文化目前主营业务为自有房屋租赁。


因可能连续两年净利润亏损,山水文化2016年面临被ST。


■ 放大镜


诉讼不断、高管离任山水文化“麻烦”缠身


在刚过去不久的2015年,山水文化动荡不断,控股股东诉讼不断,股份被冻结;多位高管离职;公司陷入实际控制人之争等问题漩涡。


多位高管相继离职


2015年1月27日,山水文化时任总经理丁磊“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山水文化当时还表示,“公司董事会对丁磊先生任职期间为公司付出的艰辛努力表示衷心的感谢”。不过,后来发生的事情证明,这是山水文化“麻烦”的开始。


2015年1月31日,证监会山西监管局就因为丁磊连续两次未接受监管部门的约谈而出具警示函,事后证明,丁磊已经不在境内了。丁磊离职时还带走了山水文化的印鉴,致使山水文化去年3月不得不公告:“原公章作废。”直到当年4月,山水文化的公司印鉴才重新办理完毕。


丁磊的辞职只是一个开始,2015年山水文化包括董事长、总经理在内的多位高管辞职。


2015年3月,山水文化时任董事阮永文因“工作需要”,辞去上市公司董事职务。6月1日,山水文化时任董事、总经理曾俊人因“工作繁忙”,辞去上市公司董事、副总经理职务;随后董事兼总经理陆晖因工作原因辞职,其担任总经理的时间不足半年。7月,王欣也因个人原因辞去董事长职务;同月,余保综以“工作繁忙”为由辞去董事职务。


另外,山水文化去年辞职的高管还包括两名监事、财务总监等。


高管频繁变动,公司经营也举步维艰,公告显示2015年亏损额进一步扩大。


控股股东股份被冻结


2015年12月17日,山水文化公告收到法院协助执行通知书,由于邓俊杰与丁磊、黄国忠、北京六合逢春公司借款合同纠纷议案,轮候冻结黄国忠持有的山水文化全部股份2000万股;轮候冻结六合逢春持有的山水文化1810.72万股。冻结期限为三年。黄国忠为山水文化的实际控制人。


除大股东本身面临诉讼外,山水文化的重组、非公开发行股票等事项,也都遭遇挫折。


2015年11月3日,山水文化披露《山西广和山水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董事会在2015年12月16日审议与调整非公开发行价格有关的议案时,遭到三位独立董事反对,未获通过。


同月,山水文化拟进行资产重组,对主营业务进行拓展延伸,也因与关键交易方无法达成一致而失败。


■ 回顾


多位股东高管“减持禁令”下踩雷


2015年7月8日,鉴于股市震荡,证监会下发公告,要求上市公司大股东、持股5%以上的股东以及董监高在未来6个月内不得通过二级市场减持所持公司股份。


在上述减持禁令快到期时,股市又发生动荡,今年1月7日,证监会再规定,自1月9日起,要求上市公司大股东在三个月内通过二级市场减持股份数,不超过总股本的1%;通过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减持股份,需提前15个交易日披露减持计划。


在如此背景下,仍有上市公司股东和高管“以身犯险”。去年9月18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邓舸在例行发布会上介绍,证监会对41宗违法减持、短线交易类案件已经全部审理完毕。


在禁令期内,证监会加大了对违规减持的处罚。雏鹰农牧实际控制人侯建芳因违规减持被罚1580万元;香港东亚真空电镀厂有限公司违规减持长信科技被罚3040万元。


除了股东,多位上市公司高管也因违规减持被处罚。深基地B时任董事范肇平于2015年12月22日卖出9150股公司股票,被深交所通报批评,并记入上市公司诚信档案;梅泰诺时任财务总监赵俊山于去年11月通过深交所交易系统卖出2万股,也被深交所公开谴责。


据不完全统计,减持禁令出台后,仅截至2015年11月26日,就有20余名上市公司董监高违规减持。(朱星)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