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价腰斩一半多,热费才降两三元

新华社长春2月12日电 题:煤价腰斩一半多,热费才降两三元——采暖费为何降得这么少?

新华社记者 段续

北方城市,冬日取暖是头等大事。去年入冬以来,国内多个城市下调了居民住宅供热价格。

本应喜闻乐见的降价却引来一些争议:煤价跌幅那么大,热费降幅却如此小?一些市民反映他们“交了冤枉钱”。然而,供暖费下调多少合理?供暖服务如何让人满意?

居民:才降两三块,真是想不通

在长春科技局宿舍老楼住了半辈子的姜国英说,老楼取暖“差劲”,一些人家房门用帆布裹住,“室温只有不到15摄氏度,反映多次还是如此。”姜国英说,“虽然冷,但暖气费照交,虽然今年降了价,但煤价降了那么多,暖气费才降两块钱,真是想不通。”

姜国英的困惑在许多市民心里存在。去年10月长春召开价格听证会,居民住宅供热价格按建筑面积由每平方米29元下调到27元,哈尔滨、沈阳、大连等多地都降低了采暖费,两到三元的降幅较为普遍。

长春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基于综合考虑煤炭价格下降和其他成本变化、兼顾减轻群众负担和保证供热安全、提高企业管理和服务水平三个原则进行供热价格调整,按照长春市居民2014年年末供热面积计算,减轻居民负担两亿多元。

燃煤,仍为许多北方城市的主要供暖方式,与煤价降幅不相匹配的供暖价格,让许多居民“微词”颇多,“煤价从800多元降到了现在的300多元,降幅超过一半,热费只有两三块钱的降幅,咋想咋觉得不对劲。”

即便许多人认为此事“蹊跷”,但供热的刚性需求让人无法选择,只能按标准按期缴费。

“降了总比没降好,但供热成本构成是多少,对咱老百姓来说谁心里也没数。”姜国英说。

企业:觉得挺冤枉,成本增加快

热价缘何跟涨不跟跌?记者采访了多家供热企业,“我们觉得挺冤枉,企业盈利困难,有时还得背负亏损,但老百姓觉得价格降幅还是太小。”长春市一位热力企业负责人说。

近几年,随着环保、人工、水电等费用上涨,煤炭的供热成本占比下降。长春市供热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陈瑞表示,铁路、公路运费每吨均上涨50%以上,社会平均工资上涨了一倍多。

除了这些因素,环保标准日益严格也加大了企业成本压力。为了达标,热企必须加装脱硫、除尘系统。长春市发改委的数据显示,环保投入增加后,初步测算长春热企每平方米供热成本增加3元以上。

沈阳一家供热企业负责人表示,脱硫标准提高后,企业整体投资需增加6000多万元,平均每年增加运行费用一到两千万元,下一步脱硝等环保流程还将纳入生产过程中,环保投入有可能进一步提升。

以吉林同鑫热力集团为例,最近两年,企业新接收了100多万平方米老旧小区供暖改造任务,此类小区普遍供热距离远、管线细,并网、分户等工程大都需要供热企业实施,政府补贴往往捉襟见肘。“改吧,需要投入大量资金,不改吧,政府有硬性规定、更不能让老百姓受冻。”这样的“两难”在许多供热企业中普遍存在。

呼声:按使用面积,缴纳采暖费

一边说价格降的太少,一边说成本增加快,居民于供热企业“各执一词”,热价与煤价的“罗生门”每年冬季都会上演。

业内人士指出,市民对于热费下降幅度太小的质疑,更多源于供热价格的不透明,以及一些热力企业对于节能降耗成果的“遮遮掩掩”。

吉林省政协文教委副主任冯堤认为,调整供热价格的大多依据热企一方的意见,缺少第三方机构的客观数据。建议在严格监督之下,将供热成本的构成公开,是让热价“服众”的好办法,“企业自说自话,当然难以服众。”

探索分期缴纳,建立类似像水费、电费的计量和费用缴纳方式,也得到业内人士认同,这种做法有利于分散用户益的缴费压力,也可促进供热企业提高服务水平。

还有一个市民反映强烈的问题是,要求供热企业按照供热面积收取采暖费。“电梯、楼梯和阳台等公摊面积没有供暖,为何要收取采暖费?”冯堤等人建议,按使用面积,缴纳采暖费。来源新华社)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