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乡吾民】记者眼中的家乡之变(图)

编者按

每年辞旧迎新之际,我们都要把目光投向自己的家乡,投向新闻激流下那些沉默而广袤的大地。平日,这些普通城乡正在发生的故事,难登新闻版面,但我们深知,这些沉默的大多数,正书写着中国现代化进程关键时期的大历史。

他们就是你和我,他们的命运就是你和我的命运。他们有力量沧海桑田。

这次我们要走进的是江苏徐州、江西高安、贵州安顺、安徽大通镇、河北婆娑营村,以及湖北理畈村。

我们看到,随着东部沿海地区的产业链,特别是高污染的产业链转移至内地后,既增加了当地就业,减少了打工候鸟,同时也在快速污染着中西部的青山绿水。乡镇,特别是农村地区污水、垃圾处理等公共服务奇缺,加速了对江河、土地的破坏。中西部也是东部的粮仓菜地水源地,对中西部自然环境的破坏,受惩罚的将是这片土地上的每一个人。

乡村是在工业化中继续被边缘化,还是可以提供另一种生活方式,并成为我们的精神家园?中国到底需要怎样的现代化? (陈团结/图) 乡村是在工业化中继续被边缘化,还是可以提供另一种生活方式,并成为我们的精神家园?中国到底需要怎样的现代化? (陈团结/图)

村里的年轻人在走出土地的同时,仍然不忘给自己年幼的孩子争取村庄里的土地承包权,甚至不惜发动 倒阁 运动。

我们也看到,内地一些年轻的基层领导人,在追求经济发展之外,开始思考如何重建一个地区的精神价值。民间艺术和文化复活,政府加大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和重视, 要不,后生们回来没有归属感。 江西高安市建山镇党委书记简恺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我们还看到,负利率剥夺人民享受国家发展的收益之时,民间金融突起,几乎裹挟全民,从东部的城市到内地的乡村,江西高安地区集市上做日用百货生意的老板甚至都成了村民的 银行 ,而江苏徐州这样一个中原城市,竟然已经满是 放贷人 ,连普通工薪阶层、退休老人也热衷于此。

在这些城乡,旺盛的消费、飞涨的物价、木讷的脸、蓬勃的工厂,都是我们的回乡所见。

我们回乡,我们看到了,我们记下了。我们也在思考,中国需要怎样的现代化。

作者:南方周末编辑部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