锅巴粥:土灶煮出好味道

湖北日报讯

刘亚华

我特别想念老家的锅巴粥,想念那种柴火烧出的锅巴独有的香味儿。

小时候,家里都是用柴火做饭,用老式灶台做锅巴粥非常方便。母亲煮饭,我在一旁添火。她把米放进锅里熬煮,开始洗菜,切菜,我时不时地揭锅盖,看看米煮开花了没有。米开花后,母亲赶快舀起来,放进筲箕里,筲箕下面是一个陶瓷盆,浓浓的米汤顺势流进里面。这米汤就是做锅巴粥最好的材料。

焖饭是技术活。母亲将煮熟的米饭放进锅里,用筷子划拉成一座小山似的,戳许多洞,顺势舀半碗水,往饭里均匀的淋一次,盖上锅盖,便烧火焖饭。这火,不大不小,太大了,容易使饭烧焦,锅巴黑糊糊的,不好吃;火太小了,烧不起锅巴,锅巴饭也做不成。每到焖饭这环节,母亲总是拿过我手里的火叉,亲自烧火,找一个软软的草把,塞进灶膛里,趁着余热,使劲地往里吹了吹,草把便熊熊燃烧起来。接着,她用火叉在灶膛里翻些灰盖在草把上,将火叉压在草把身上,这大火,便压下阵去了。

一阵阵饭香扑鼻而来,母亲赶紧盛起饭,将米饭铲进筲箕里,锅面上留下很大一个漏斗形的大锅巴,将锅巴轻轻铲起来,捣碎,倒进温热的米汤,用大火煮了。待米汤烧开,用文火,慢慢熬煮,半个多小时工夫,一锅香浓爽滑的锅巴粥就好了。还未揭开锅盖,一股浓香便萦绕厨房,我不禁口舌生津,赶紧拿碗朝灶台奔去。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