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味道 梦断天使轮

创立仅四个月就吸引到俞敏洪天使投资的妈妈味道,依旧摆脱不了私厨类O2O需要面对的共性问题。在消耗掉大量资金后,妈妈味道于近期选择了关停。

一度风光

亲情牌在互联网环境中价值几何?

私房美食分享O2O餐饮平台妈妈味道曾经给出这样的答案:

洪泰基金的两位BOSS——俞敏洪和盛希泰——在和妈妈味道的创始人谈了不到一个小时时间后,就确定投资。

2015年9月,妈妈味道获得洪泰基金的千万级别人民币天使轮融资。不仅如此,它还是中央电视台《创业英雄汇》的推荐项目。

创始人李铭,曾就职于WPP集团,是长江商学院学员;陈侦,新三板上市公司道一信息董事长,也是长江商学院学员。

然而,这个看上去顺风顺水,既有资本支持又有情怀的公司,在获得融资后不到半年时间,却又无奈宣布关停。

外界有关妈妈味道“倒闭”的字眼不断,但李铭表示,这是一种误读,关停是暂时的,之后会进行战略调整。

早在去年12月,妈妈味道就先将早餐业务关停,当时,陈侦直言,关闭早餐的原因是成本高、利润低。由于早餐客单价往往很低,而配送等成本又过高,因此难以维持。

而到头来,资金问题不仅成为早餐的问题,也成为了整个妈妈味道需要面对的问题。1000万元人民币对于餐饮类创业公司来说并不算多,公司运营成本、配送成本,再加上厨师端和用户端两方面的补贴,钱很快就烧完了。

因此,持续盈利能力显得格外重要,而这也是吸引新的融资的关键。

李铭和陈侦两位创始人曾在创业方向上有过很深入的思考,而事实上,他们的想法在公司创始之初显得并没有错。2015年4月中旬妈妈味道正式投入运营,短短四个月就达到了过万的日单量。

此后的关停,虽然直接原因是资金问题,背后的深层原因则是商业模式问题。

多个问题待解“现在的外卖平台很多,各家都在烧钱,妈妈味道其实是有特点的,客户吃到的外卖是由妈妈味道平台第三方的"妈妈"们做的。去年妈妈平台的早餐外卖就因为成本高利润低而停了,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许多大佬都看好这个O2O,但是亏钱的是多数。”互联网观察员卢松松对新金融观察记者表示。

在国内,与妈妈味道模式类似的平台有许多,如妈妈的菜、回家吃饭等,另外还有一些私厨上门平台,如爱大厨、好厨师等。

社区的阿姨(或其他会炒菜的在家有闲余时间的人)在APP上发布自己擅长的菜品和位置,用户选择厨师、菜肴和时间,在APP上下单,阿姨做好后或选择自己递送给用户或选择平台自己的快递,此外,用户也可以选择在阿姨家里用餐。

妈妈味道创始人一度希望能够由高频低价的餐饮入口切入社区服务市场,将商业模式逐渐从私厨扩展到其他社区增值服务,如代买菜、代收快递等。

然而,前面“1”的基础没打好,后面再多的想法也只能归“0”。

现有私厨类APP的模式都是类似的,模式虽简单,背后却隐藏着诸多问题。这些问题直接导致了这些APP的关停。如妈妈的菜,在此前也遭遇了和妈妈味道类似的处境。

“C2C模式的众包阿姨私厨平台遇到的问题包括四个方面:一是需要大量资金,平台强大需要阿姨和用户两端双补贴,烧钱在所难免;二是周边竞争大,外卖和厨师上门以及半成品到家都是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尤其是外卖行业;三是配送效率低成本高,一般家庭都是阿姨为家政主妇,不方便离开家里,做菜和配送不可兼得;四是盈利空间有限,对于现有的正餐供应,平台对其不便提成,毛利的提升空间太低。”亿欧网分析师小瓶盖分析说。

消费习惯待培养

但这些问题和关停事件并没有阻挡私厨行业的整体发展,国内私厨O2O依然处在萌芽之中,市场也依然是一片蓝海。

“私厨是一种生活方式,国外已经有相对成熟的例子,比如Eatwith,在中国,这种消费习惯还有待培养。”电商评论人王鹏举对新金融观察记者说,“另外,这些关停说明了行业正在梳理,问题的解决方法也会慢慢浮现出来。市场正在等待一家做大,到那个时候,由58、美团这类公司直接收编进来的可能性也是非常大的,因为他们也在伺机而动等待市场成熟。”

私厨O2O不仅契合闲置家庭厨房和厨师的概念,同时也符合共享经济的趋势。然而要解决上述问题,则需要作出一定的变化和规范。

首先是食品安全问题,妈妈味道曾表示公司需要私厨们提交自己的健康证、身份证复印件等资料,同时要求提交产品原料的照片和收据。但这也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一直以来,网络订餐平台的食品安全都是监管难点,由于外卖涉及第三方平台、第三方配送等诸多关系,所以责任关系十分复杂。另外,由于消费金额一般都不大,因此一旦出现问题,很少有消费者诉诸法律维权。

其次是最后一公里配送,这几乎是最为烧钱的环节之一,再加上私厨类APP本身毛利并不高,所以,公司需要有足够的资金储备来建立自营配送。而除此之外,在未来,众包或是一个好的解决方法。

新金融记者 王琳

作者:王琳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