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衍方:酣畅墨场 传延鉴藏

人前的童衍方谈吐幽默风趣、和蔼可敬,丝毫没有架子。书房中的他,挥毫泼墨、慢篆细刻、撰文立说、精鉴赏、富收藏。都说“人生七十古来稀”,童衍方依然精神矍铄,在他身上,我们看到了锲而不舍、勤耕不辍的艺术风骨。从师生缘、书画缘到金石缘,童衍方与古为徒,意与古会的艺术修养感染着每一位聆听者,更以他对艺术、对收藏的热忱滋养弘扬着墨场之乐。

从师生缘到金石缘

新金融:你因何走上个人收藏之路?

童衍方:上世纪60年代,我认识了若瓢和尚,他与唐云关系很好,在他的引荐下,我拜著名书画篆刻家来楚生、唐云二位先生为师。来先生教我书画篆刻,唐先生教我收藏鉴赏。后得以饱览唐云先生所藏的董其昌、八大山人、石涛、扬州八怪等书画精品以及金石家铭刻的汉砖瓦砚。从严格意义上来讲,我的收藏之路更多是受唐云先生潜移默化的濡染。

新金融:你涉猎广泛,绘画、书法、碑帖、印章、砚台,甚至鼻烟碟等都有所收集,但你主要的收藏却集中于金石家的书画作品,能否讲讲其中的因由?

童衍方:收藏金石家书画的理念,是西泠印社的创始人在1923年提出来的,并在当时举办了一场金石家书画展,展出了元代至清代的200多件作品,受到了诸多藏家的赞叹。那时我自己专注钻研书道印学,金石家的书画让我如沐春风,直观的借鉴和启发使我受益良多。我的财力有限,收藏系统在当时也不可能全面铺开,所以选择了价格适中、独具地域特色的收藏品类。

新金融:每个收藏家都有自己的藏玩规则。一直以来,你都遵从怎样的收藏理念?

童衍方:在我内心,收藏与中国传统的儒释道相关联,也与我的个人修养同步。我的收藏理念是首先应当“随缘”。收藏在冥冥之中靠机缘,没“缘”,莫强求;有“缘”,莫错过。要明白拥有藏品也不过是过眼烟云,得失都应坦然面对;其次,要养成静观、默念的研究习惯,在这个过程中养成良好的个性。对一件物品的仔细审视、研究以及考证,都是一个锤炼的过程;再者,收藏鉴赏不是一个人独有的活动,需要老师的指点,朋友间的交流、切磋,还应传承给后代。

新金融:30余年的悉心搜罗,你收藏的金石家书画篆刻作品难以计数。都是从哪些渠道将它们囊括的?其间,有没有发生令人难以忘怀的故事?

童衍方:早年,我购买字画只能通过文物商店、友谊商店、古籍书店、朵云轩,以后慢慢地还包括拍卖行、私下赠予、转让等。

捧出珍藏之物细抚慢品,是我最陶醉的时光。我的老师唐云先生在我新婚时,赠予我吴昌硕81岁时书写的一副对联,我至今难忘,感激不尽。在老师循循善诱的教导下,我又陆陆续续收获了9件吴昌硕的作品,对老师笑称那件作品“有孩子”了。唐先生听后非常激动,于当天午饭后一一评点讲解。我还藏有一本丁敬的《隶书册》,丁敬为西泠八家之首,我获藏时该册已颇显古旧,我用最好的瘿木为书册加做面板,现在它成为我研究西泠八家很重要的一件文物。

收藏,必须有“癖”

新金融:你于书、印上造诣精绝,亦是鉴藏大家,在收藏鉴定方面,能否给大家一些具体的建议以及如何从中取“真”、取“精”?

童衍方:收藏是在学习、积累与实践中完备的,一定要养成勤于思考的习惯,将基本功学扎实、透彻。玩收藏,必须要有“癖”,也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喜欢,而不是小打小闹,简单的玩玩。从书本受教的同时还要多去博物馆看实物展览,多到拍卖行接触各类拍品、图册,由近及远,由浅入深逐步摸索。另外,一定要跟对人,找到适合自己的“圈子”。最好还要明确收藏主题,比如有人专门收集扇面,有人专门收集册页,有人专门收集小名家,总之要在财力、精力充足的情况下,依照自身特点去选择。切记,心态要开放,收藏家只是暂时的保管员,不可能揽尽天下所有宝贝,要量力而行,酌情取舍。

新金融:你怎样看待如今拍卖市场燃起的那股收藏热潮?

童衍方:我从年轻时就喜欢艺术品,

新金融记者 王妍妍

作者:王妍妍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