凿通生活富裕路——记当代“女愚公”邓迎香(组图)

在贵州罗甸县董架乡麻怀村,邓迎香进入她率领村民“刨出来”的人工隧道(2015年12月15日摄)。新华社记者 欧东衢 在贵州罗甸县董架乡麻怀村,邓迎香进入她率领村民“刨出来”的人工隧道(2015年12月15日摄)。新华社记者 欧东衢

新华社贵阳2月28日电 题:凿通生活富裕路——记当代“女愚公”邓迎香

新华社记者李春惠、李柯勇

邓迎香最近成了“网红”,因为她干成了一件别人想都不敢想、想了也不敢干的事情。

历时数年,她带领村民在村前大山上凿通了一条隧道,凿碎了千百年来贫穷的封锁,凿出了通向富裕的新希望。

这个真实的故事,与古代太行山那位倔老汉的传说如此相似,因而邓迎香被称为“女愚公”。

艰险出山路

1991年,从小生活在贵州罗甸县董当乡的邓迎香,嫁给了七八公里外的董架乡麻怀村翁井组村民袁端林。那是一个山窝窝,没有出山的路。

袁端林穷得“连条好裤子都没有”,可邓迎香坚信,只要勤劳,一定能过上想要的日子。

麻怀村稻米不够吃,除了过年可以吃净米饭,其他时候只能吃硬硬的苞谷饭。而邓迎香是个巧媳妇,她先把干苞谷泡软,用石磨推成糊糊,再掺进一点稻米,这样煮出来的苞谷饭又软又香。

她和丈夫种菜、养猪,每天起早贪黑,尽管苦,心里却填满憧憬。

然而,在横亘的大山面前,她一次次碰壁。

她种出水灵灵的蔬菜想卖个好价钱,一大早背着背篓翻山,汗流浃背赶到集市时,菜就蔫了,只能贱价卖掉。

山间有许多李子树,收获时节满山挂果,却没人愿意进山收,村民又背不出去多少,只能眼睁睁看着成堆的果子烂掉。

村民杨正芳家最值钱的是一头牛,每次赶牛翻山去耕地时他都很担心,最后牛还是摔成了肉饼在这条山路上,几乎家家都摔死过牛马。

最苦的还是孩子,天不亮就起床,每天翻山去学校,一个来回就要4个多小时,孩子们累得上课直打瞌睡。

偏远农村求医难,在麻怀村求医难上加难。邓迎香的嫂子吴胜芬得了急性阑尾炎,村民砍了几棵手腕粗的树做成个木架子,抬着病人翻山,送上了等在山脚的急救车。还好,吴胜芬的命捡回来了。

1993年,“小红球”出生了。之所以叫“小红球”,是因为宝宝的小脸红红的、肉嘟嘟的,一逗就咯咯咯笑不停。孩子给这个贫困的家庭带来无尽快乐,夫妻俩上坡干活都会将他背在背上,舍不得交给别人照看。

“小红球”3个月时,一天晚上突然“打摆子”。夫妻俩慌了神,急忙往医院送。他们打着手电筒,在山路上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还没翻过山,“小红球”就在袁端林的背上停止了呼吸。

紧搂着小小的遗体,邓迎香号啕大哭。那漆黑的夜,那死寂的山谷,那崎岖的山路,成了她一辈子抹不平的伤痛。

痛失孩子“小红球”,让邓迎香和袁端林决心逃离大山。

袁端林去罗甸县城一家铁合金厂当合同工,每个月300多元收入,比在老家务农强,至少可以顿顿吃白米饭了。可是城里花销大,不仅要租房,还要迎接相继出生的两个孩子。夫妇二人常常入不敷出。

为了能多挣几十块钱,袁端林周末也不休息。邓迎香精打细算,连白糖也舍不得买,只在米糊里放一点糖精,让孩子吃起来有甜味。

梦想中的“好日子”还很远。

2003年,在外地拉焦炭的一个司机见到袁端林说:“在煤洞挖煤能挣大钱”。

袁端林跟着来到贵州省贞丰县一家煤矿,发现挖煤一个星期就能挣500元!他立马回罗甸辞了工,带着家人来到贞丰。

改变立竿见影。孩子们吃上了白糖,吃上了糕点、冰淇淋,穿上了新衣。那年过年,他们提着大包小包,风风光光回到麻怀村。

谁曾想,2004年6月,煤洞发生瓦斯爆炸,袁端林不幸遇难。

在贵州罗甸县董架乡麻怀村,邓迎香进入她率领村民“刨出来”的人工隧道(2015年12月15日摄)。新华社记者 欧东衢 在贵州罗甸县董架乡麻怀村,邓迎香(中)同一起打隧道的村民商量如何将隧道进一步加宽、巩固(2013年10月25日摄)。新华社发(班方智)

痛下决心

带着一双年幼的儿女,邓迎香又翻过那座山,走过那条小道,回到那个穷村子,生活回到原点。

她常常对着大山发呆,对生活发问。

这样发问的,不止邓迎香一个人。

2007年,她与本村李德龙重组家庭。李德龙的前妻几年前外出赶乡场,从搭乘的摩托车上摔下沟里死亡。

盼一条出山的路,翁井组的村民们盼了一代又一代。

1999年初,他们自己动手修路,打算把山腰上一个小溶洞挖深,搞成一条隧道。60多个壮劳力进了溶洞,带着蜡烛、煤油、洋镐、大锤、钢钎。那个洞40米深,1米高,还流着一条小溪。大家只能爬进去,坐在冰冷的水里凿石头,前后排成一行,手递手往外运渣土。

没白没黑地干了5年。2004年一天午夜,一声炮响,长200余米的隧道终于打通了!对面作业的两只手握在了一起,所有人都扔掉工具,大声欢呼。

其实,那还算不上隧道,只是条又矮又窄、坑洼不平的洞,通不了车,人弯腰走过去还会撞到头。

2010年国庆节,李德龙与前妻的二女儿李琼出嫁。邓迎香忙里忙外,希望把婚礼操办得喜庆、热闹。

那条隧洞是出嫁必经之路。那天李琼身着一袭洋气的白色婚纱,可是前一天刚下了雨,洞里淌着齐膝深的水,她不得不脱下皮鞋换上拖鞋,双手抓起婚纱,在洞里踉跄前行。高个子的新郎全程猫着腰。从洞里出来,一对新人已是浑身泥巴。

那一晚,邓迎香辗转反侧,女儿女婿的狼狈相刺痛着她的神经,多年来这条路带来的辛酸苦痛一幕幕涌上心头……

她一翻身坐起来,对李德龙说:“我要把洞凿高、凿宽,要通汽车。”

李德龙吓了一跳:“你疯啦?”

“不知天高地厚的疯女人”

村民不是不想把隧洞拓宽加高,可是实在干不动了,钱花光了,人也累垮了。就凭那样原始的作业方式,要干到哪年哪月?很多人灰了心,有的举家迁往山外。

邓迎香只身一人进了洞,抡着铁锤,一锤锤凿石头。一天下来,双手划满了血道道。

“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疯女人!”李德龙嘴上骂,却也担心妻子,时常到洞里看看。很快,李德龙也一起“疯了”,凿洞的身影增加到两个。

“两人凿到死也成不了隧道,动员大家一起来吧。”邓迎香开始组织村民商讨凿洞。

第一次开会,50个人足足吵了4个小时。说到底,还是没信心。

第二次开会,一些原先同意的村民又反悔了。邓迎香只得挨家挨户上门做工作,给大家算账:“如果大卡车进村,就能收活的牲口,多卖不少钱。谁家想建房,运输成本可以降一半,东西还能拉到家门口。”

第三次开会,邓迎香使了“狠招儿”,宣布:“谁干谁受益!将来隧道完工后要装扇大铁门,平时锁上,只给打洞的人发钥匙。”

第四、第五次会议后,终于所有人都同意了。

那么,钱呢?设备呢?邓迎香决心使用机械设备,土办法毕竟效率太低了。她和李德龙找到乡里,跟着乡干部去县上“化缘”。

县环保局领导听说此事,觉得这个女子不简单,给了3万元资助。

李德龙嘟哝:“3万元够干啥?打不了隧道嘛。”

邓迎香却喜出望外:“有3万就做3万的活儿,打到哪算哪!”

她和几个村民买来一辆二手拖拉机,又租了空压机,买了炸药。

2010年农历十一月初八,开工仪式举行。洞内点上蜡烛,燃起煤油灯,邓迎香和李德龙一人带一队,从两头同时凿进。凿岩、运渣、放炮,工地上热火朝天。

消息越传越广,“农村妇女凿隧道”的壮举,震动了大山,也震动了很多人的心。越来越多的力量加入了邓迎香的队伍:县民族宗教事务局资助5万元,民政局3万元,城建局6000元,残联3000元,职校2000元,血站2000元,县政府5000元。财政局给了4吨水泥,林业局给10吨水泥,水利局给20吨水泥。邓迎香的女婿也捐了1万元。5个在县城开货车的麻怀人赶来无偿拉渣土……

不仅翁井组,麻怀全村的劳力都调动起来了,总共400多人。而邓迎香和女儿在自家煮饭给大伙儿吃,每天三五十斤米,都自己掏腰包。

邓迎香外出时,就让读初三的女儿袁红梅顶自己班干活。这个15岁的女娃在洞里干了几天就哭闹着不去了。邓迎香晚上回家,只见女儿手掌有了裂纹,手背上道道伤痕,心痛得直掉眼泪。可是,她将女儿两只小手握在手心里说:“不能让其他人说妈妈不干活,妈妈必须做出个样子来。”

走出大山

2011年8月16日,一条连接山内外,长216米,宽、高都有四五米的穿山隧道全线贯通,麻怀村史上第一次开进了汽车。

邓迎香在隧道里走过来、走过去,高兴得一颗心好像要从胸口蹦出来。

此后又花三年时间,交通部门给隧道铺好水泥路,整平了洞顶和洞壁。

日前记者走进这条模样有点怪的隧道:没有路灯,每隔几米有个声控灯泡,喊一嗓子就亮,过会儿就灭。过隧道,得一路喊着走。隧道不是直的,而是弯的,因为村民从两头同时开挖,没有精确的测量仪器,结果挖歪了,只好从中间扭过去一节。

就是这条简陋的隧道,成了麻怀村的致富路。

通车不到一年,八成以上的村民盖起了砖房,不少人家买了摩托、小汽车。记者看见,有人开着面包车进村吆喝,卖面包、饮料、雪糕。吼着喇叭的“家电下乡”车也开到了家门口,村里的生活一下子多了很多滋味。最开心的是孩子们。如今上学,半小时之内就能到学校了。

艰难的磨砺也改变了邓迎香。她原来说话柔声细语,如今嗓门洪亮,力气也大——百把斤捆好的一大垛草,她双手一抱就能提放到马背上。她识字仍然不多,但口才越练越好:“理不辩不明白,事不说不清楚。讲到别人明白为止。”

2014年1月,43岁的邓迎香当选为麻怀村主任。

“她说要去找鸡苗来给大家养,就真的找来了。她说要建篮球场,篮球场就真的建起来了。”70岁的黄光华老人对这个女娃子的魄力表示惊叹。

去年,邓迎香带领村民办起了村里第一个专业合作社。她有了新希望——全村每家一辆汽车。

“隧道那么难都打了,还有什么难事干不成?”她嘿嘿一笑,脸上两团“高原红”更红了。来源新华社)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