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绮莉曾遭母亲撒钱羞辱:拿刀逼我找成龙

那时候我很无助,打电话给他,发现他手机换号码了,我很生气,就通过一个朋友跟他说,我以后都不会再找你了。真的,一直到现在,我没有再联系过他


每次跟我妈妈拿钱的时候,她把钞票撒满一地,让我跪着一张张捡起来,女儿就在一边眼睁睁地看着


离开上海前的半年,我妈半夜会跑进房间,跟我发脾气,拿菜刀逼着我去找孩子她爹。气急的时候她拿刀到处乱砍,把厨房的桌子都剁烂了,我抱着女儿缩在角落发抖


一,没人是上帝,可以审判他人


没想到吴绮莉会是我负责制作的脱口秀节目《夜夜谈》停播前录的最后一位嘉宾,又是明星伴游真人秀节目《惊喜旅程》录制的第一位嘉宾。


最初跟吴绮莉认识,是因为做《夜夜谈》制片人的关系,通过她的好友李纯恩邀请她来上节目。当时,她在接受媒体访问时,一句无心的话 内地农村太多 引发了网民的无数唾沫。那期节目,她除了回应言论所引发的争议,还回忆了当年参选亚姐的细节,与成龙的情感纠葛,以及独自抚养小龙女的 育儿经 。李纯恩在节目中说她个性是 傻大姐 ,她也这样描述自己: 要么站着,要么去死 ,绝不扭扭捏捏、拖泥带水。录影结束后,我们在公司录影棚附近的茶餐厅一起吃了个便饭,因此有了更多交流的机会。


第二次邀请吴绮莉上《夜夜谈》,恰逢 虐女事件 引爆娱乐圈,她刚刚从警署回到家不久。她自己驾车到录影棚附近的时候,距离约定的时间迟了几分钟,我找了一位同事去帮她停车。见面后,她连连说抱歉。我以为这次正处在风口浪尖上的她会戴副墨镜什么的。结果和第一次见面一样,略有些憔悴的她脂粉不施地出现了。节目组有安排专业的化妆师,担她坚持自己化妆,只用了五六分钟,是我见过化妆最快的女嘉宾。


这次见面,我们互相加了微信,之后,偶尔会看她发的朋友圈,偶尔也会点赞,会评论几句。大概又过了快大半年,去年的10月23日,从她的朋友圈状态得知,她的母亲去世了。我打电话安慰她,请她节哀。


去年11月的某个晚上,微信上突然有一个陌生人添加我,由于做媒体工作的关系,常常会有不认识的人请求加微信,也没有多想就通过了。可是这个人连招呼都没打,却问了我一个奇怪的问题:你认识吴绮莉本人吗?我以为是同行,想通过我要联系方式什么的。我说:认识,您是哪位?


陌生人说:我是为她亲生母亲郑黎明送终的一位母亲的儿子,她母亲去世,她本人都不想来呢。最后她母亲是饿死的,即使我妈妈让她在宾馆吃白食。


这些话我看得云里雾里,非但没有引起我进一步打探的窥私欲,倒是有些反感。我说:对不起,这是别人的家事,我没有想要知道的欲望,也建议您不要以道德之名介入他人家事。


那个男孩强调:婆婆早上用自助餐的时候偷偷把食物塞进自己包里,然后两三天不下来吃饭,她宁愿这样也不愿意一天三顿吃白食。


我回答:这些事情,你不是当事人,从不同角度都只是看到一个片面,并不了解事情的全部。没有人是上帝,可以去审判他人。


男孩说:我已经找了某某周刊的记者,已经约好要来采访了,我要把这些事情捅出去。我要说的就这么多了。


我打了一行字: 谢谢告知,愿你一生良善,喜乐平安。 发出去的时候,才发现对方已经把我删除了。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再次查看那个男孩的微信资料,意外竟可以看到相册显示的最近十条朋友圈状态:男孩大约十三四岁,有着清澈的眼睛,戴着黑框眼镜,斯斯文文的,喜欢看电影、打电动,考完试后也会在深夜狂飙碰碰车 是千万个普通孩子中的一个,甚至有点像我少年的那个时候?那么爱抱不平,那么正义凛然。


后来有机会和吴绮莉进行了一次深谈,让我重新认识了她。


责任编辑:赵桂金(EK003)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