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逸涛谈春晚:00后都不看了才是最大的悲哀

Q:今年在遴选节目的过程中,有没有哪些节目你觉得一定要有?其中有没有遗憾?比如虽经过努力,但最终没有实现?


A:这些肯定有,但是每个出现的问题不同,比如有的节目前期觉得这个设置很好,到中期可能感觉就变了,到末期的时候又有调整了。


其实艺术总是有遗憾。毕竟春晚的容量就4个多小时,也就40多个节目,不可能满足大家所有需求。我们征选节目的主旨是,什么节目大家没看过,看过了怎么加工调整变得更好看。尽管每个节目样式不同,但要求是统一的,就是做足感染力,将节目极致化。别人做了六七分的工作你给他做到十二分,出来的张力自然不同。


Q: 作为猴年春晚,如何凸显“猴”这个概念呢?


A:有三四个节目中设计了不同的猴的表演呈现方式。


Q:到今年为止,你已经连续执导了四年春晚,怎么概括你跟春晚的情感?


A:为它付出,全身心地投入,让更多的人一起开怀。(每年春晚结束后会关注网上的评论吗?)会。说得对的就接受,说得不对的也没必要在意。当然如果是一些亮点节目,大家没看懂没被感染到,会有些失落。


Q:之前作为春晚的观众,有没有令你印象深刻的春晚节目?


A:印象比较深刻的节目,像《小城雨巷》、《千手观音》等都不错。


Q:2014 年春晚的总导演是冯小刚,你觉得他作为电影导演与电视综艺导演相比,有哪些特别之处?


A:一个是他的艺人资源更丰富些,另外他有比较高的艺术鉴赏力。比如,他抓的几个节目,像“时间都去哪儿了”、“天耀中华”等传播度比较高。


Q:我觉得职业是可以影响个性的,你觉得导演这份工作让你的个性有哪些改变?


A:改变肯定有,我小时候个性比较腼腆,不善言辞,你看我现在还算能说吧,以前我见人说话会脸红。可能因为做导演这个行业,要经常跟人打交道,接触的人和事越来越多,所以沟通和表达能力比以前提高很多。


Q: 感觉你是从基层一步步走到春晚总导演这个位置上,之前做过记者、编导、主编、制片人,这些对现在的你来说都是很好的历练吧?


A:当然,做电视十七八年了,跑过新闻,做过纪录片,还做过3·15 晚会,可谓体会到人生百态。我觉得履历还是很关键的,经历的事情都是资本。


Q:一路走来如果给自己做个自我鉴定,你会怎么写?


A:用这个比喻吧,我拆红包的时候呢肯定不是拿最多的一个,但也不是最差的那个。我觉得我属于水到渠成那种,所谓一分付出一分收获。不是那种一分付出十分收获的,也不是十分付出一分收获的。我觉得自己算是比较幸运的人,已经很好了,真的。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