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垫子”指控没有根据——桑兰摔伤真相调查

贝鲁无辜


那么桑兰多跑了这20厘米,是不是因为受到罗马尼亚教练贝鲁的干扰所致呢?以追究桑兰受伤原因为唯一使命的桑兹教授,压根儿就没提撤垫子的事儿。也许他从来就不知道有一个撤垫子问题的存在。不过,桑兹教授给出的这9帧截图,无意中已经足够洗脱桑兰在第5版起诉书中对贝鲁的指控。


桑兰指控贝鲁在她距离跳马还有几米远的时候在落地区里撤垫子。在她摔下来的时候,贝鲁还是在落地区里撤垫子。而9帧截图显示,从桑兰踩上踏板的一刻到她摔在垫子上这段时间里,贝鲁并不是在落地区,更没有撤垫子。当时贝鲁正站在助跑区的踏板旁边观看桑兰的试跳。他跟落地区之间不仅隔着跳马,而且还隔着另外一个人。物理学的基本知识告诉我们,在同一时间内,一个人是不可能出现在数米之外的两个不同地点的。另外,截图还显示,两层垫子完好无缺地摆放在落地区,并没有被撤走,这跟美国体操协会主席所说的“垫子摆放(Matting)”“绝对符合国际标准”的说法也是一致的。


桑兹教授的分析文章和那9帧截图跟大众见面之后,一些媒体和网民质疑桑兰关于罗马尼亚教练撤垫子的说法是弥天大谎,足足“欺骗”了舆论17年。


“磁带不撒谎。”这话是卡特说的。为了信誉,桑兰应该积极努力地去寻找证据。而获取这个证据,对于她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


在桑兹教授挂出自己分析文章的当天,卡特就在后面留言说,他愿意把完整的录像带亲自交到桑兰的手上。他说:“除了面对面地交给桑兰本人,其他人我谁也不给。我认识这个年轻的女性。我会讲她的中国母语(home dialect)而且跟她交谈过几次。”


桑兹教授在桑兰受伤分析文章的旁边给出了卡特教练的链接,那里有他的电话和电子邮件地址。他的电话号码是:1-480-461-8464。他的电邮地址是:http:/www.cartersgym@aol.com。他自称会说桑兰家乡的宁波话,而且只肯把录像带交给桑兰本人。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