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普德 从硅谷到天津

硅谷,一度被称为创业者的天堂,那里有技术、有人才、有气氛,但是随着国内对于创业、创新的大力扶持,越来越多的海外人士选择回国。

万事俱备只欠资金

一位在硅谷连续创业的企业家这样形容中国的创业现状:“其他城市还在探索如何成为下一个硅谷,但是北京已经上路。”虽然“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口号才刚喊出不久,但是中国的创业热情早已被点燃,尤其是互联网行业。

2009年,怀揣着对成功的渴望,蔡颖昭带着在硅谷积累了五年的技术和人才来到天津高新区,成立了天津安普德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普德),开始了她的创业之路。

IT行业的人才想要创业,往往总是遇到这样的尴尬,空有技术,却难以敲开银行的大门。

蔡颖昭也不例外,离开摩托罗拉后自立门户的她,在美国已经经历了五年的技术积累,有了成熟的工程师团队。所以,回到家乡创业的蔡颖昭万事俱备,只欠“资金”。

寻找靠谱的融资渠道,是蔡颖昭面临的第一个困难。

安普德主营嵌入式软件开发,主要应用于蓝牙、WiFi等物联网设备,是典型的轻资产公司。在缺少可以抵押的固定资产的情况下,想要依靠这“几十个人、七八条枪”拿到融资实在是难。

刚刚回国的蔡颖昭几乎跑遍了天津所有的商业银行,虽然算不上四处碰壁,但没有几家银行能够“爽快”放贷,直到她来到浦发银行。

蔡颖昭告诉新金融观察记者:“当时很多银行都告诉我他们有支持科技企业的相关政策,但都迟迟落不了地,进展非常缓慢,最后只有浦发银行解决了我们的问题。”

就这样,加上600万元的贷款、“千人计划”的资金支持以及自有的一部分资金,安普德终于顺利启动项目,成功渡过了资金这一最大的难关。

自此,成功“上路”的安普德顺风顺水,如今已经开始了第二轮融资。

创业还是回国好

所以,单从“钱”的方面来说,还是回国创业更划算。

蔡颖昭算了一笔账,同样的项目如果放在美国,他们最多能拿到50万元的国家级中小企业贷款,之后再想融资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优势,想要向银行申请贷款依然需要拿出房产作抵押。

但是回国之后的境况就大不相同了,近年来国内对于双创项目的扶持力度是有目共睹的,各项政策层出不穷。

首当其冲的就是“千人计划”。从2008年开始,国家计划引进2000名左右高端海外留学人才并有重点地支持一批能够突破关键技术、发展高新产业、带动新兴学科的战略科学家和领军人才来华创新创业。

蔡颖昭有幸成为其中之一,并依靠该身份拿到了国家100万元的奖励和天津政府300万元的奖励,再加上“小巨人”等其他项目支持,加在一起的资金总和已经远超在美国的政策支持,加之银行给出的600万元贷款,用蔡颖昭自己的话说,“我们前期的资金相当充裕。”

“国内支持创业的力度太大了!”蔡颖昭不无感慨,“大家都以为硅谷有更加完备的创业机制,但是我从2004年就在硅谷创业,回国后才发现国内对创业的扶持力度才是真的大。我在硅谷这么多年,既没有孵化中心也没有启动资金,仅仅是依靠我们几个创始人对事业的追求,才慢慢把公司发展起来。”

依靠硅谷的学术环境搞研发,然后带着核心技术回国“拿钱”,各取所长。也许这才是一个商人真正的精明之处。

瞄准巨人开拓市场

得益于投贷联动的思维方式,在成功拿到银行的贷款之后,银行又以“媒人”的身份把安普德介绍给了达晨创投。

由于银行已经“帮助”风投公司审核了资质,风投公司又能帮助银行分担风险,互利共赢的事情做起来就显得水到渠成。

达晨创投来到安普德调研的时候,非常看好公司的项目,董事长相当“土豪”的一句话,给了蔡颖昭极大的鼓励,“这个产业是国家重点培育的方向,非常朝阳,我就给他们一千万,烧了就烧了吧。”

就这样,安普德再次克服资金困难,开始瞄准业内龙头高通和博通的技术研发自己的芯片。由于安普德的技术团队比较成熟,几乎都是从英特尔、摩托罗拉这样的大企业走出来的人才,所以在芯片研发上不走弯路,一次成功。对此蔡颖昭也是颇为自信:“我们的芯片在灵敏度上能够比高通高几个db,价格却可以低很多,因为公司小,我们并不需要多大的成本,所以未来的市场是不可估量的。”

据悉,到2016年底,安普德的芯片计划已经排满了,接下来还要和美国的热成像仪合作、和玩具飞机合作、和亚马逊合作、和cisco合作……

蔡颖昭笑称:“在美国,我们的办公室对面就是展讯通讯,每天上下班都能看到展讯的标志。所以,我们的目标就是瞄着这个巨人,一步一步发展成为一个有知名度、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优秀中国集成电路企业。”

新金融记者 韩煦

作者:韩煦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