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天生一对》周渝民:杨幂和Ella肯定选杨幂

周渝民做客网易娱乐聊《新天生一对》。
周渝民做客网易娱乐聊《新天生一对》。


周渝民谈角色:第一次演父亲 同小小彬成为朋友


网易娱乐:仔仔这次演父亲,是第一次演父亲吗?


周渝民:第一次演父亲,算是,其它戏都是在后面一点点的时候小孩子生出来,跟小孩子有互动,这是第一次。


网易娱乐:第一次看到剧本时对自己完成角色有没有信心?


周渝民:每次拍戏我都对自己有很大的信心(笑),因为我觉得演员就是要有这样的信心,成为自己的动力,接任何一种挑战,所以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沟通,以前我不会主动跟同剧的其他演员做沟通,可是这次我们都知道,《新天生一对》的核心是这对父子之间的感情,他们的感情如果没有演到位的话,让朋友满意,那这部剧就不好看。所以戏还没开拍以前就开始跟小朋友做很多互动,怎么样卸下他的心防,进入到他的世界,跟他一起又像是工作,但又像是游戏,每一天,这样子就可以拍出很好的东西。


网易娱乐:这次的角色还有一个难点,好象有一种说法,跟小孩对戏是最难的,因为不太好控制,仔仔第一次见到小小彬时,你们两个的互动怎么样?有没有那种感觉?


周渝民:一般人会觉得小朋友难控制,很大原因是在于你真的只把他当成了小朋友,所以对他的期望没有到很高的标准,也觉得他有时候的工作态度,小孩子脾气来的时候你会认为那就是小朋友。可是我觉得如果进入到另一个层次,可以跟他试着做朋友,不只是把他看作大人,而是降低自己的心理年轻,让自己像小朋友跟他互动,你会发现他们都可以沟通的,如果你进入到他们的世界里,这些小朋友其实都很好掌握,尤其是像小小彬,对表演非常有天分,而且他的脑筋非常好,非常敏感,非常犀利,对表演的欲望其实也是很强烈,这种小孩,你跟他沟通一次,他一辈子……或者是这场戏他就永远记住了,我会觉得这样其实很方便。


网易娱乐:你跟他并不是像哄孩子那样,而是更像兄弟一些的感觉?


周渝民:对,我们会有很多肢体接触,打小孩子的屁股啊,弄他的头啊,那时候我留胡子,他会抓我的胡子啊,我们有很多肢体接触,可是这些肢体接触可以让我们彼此更靠近一点点,不管是戏里还是戏外,对怎样完成每一场戏其实都有很大帮助。


网易娱乐:我在之前也看了一点片花的部分,尤其是仔仔跟小小彬对戏的时候,我觉得两个人真的是非常有火花,既有可爱的、温情的,又有特别感人的,不知道仔仔印象最深的是哪场戏?


周渝民:我印象深刻的,就是父子之间别离的一场戏,肯定是所有人都印象深刻,数一数二的戏。那场戏除外的每一场戏,其实我跟小朋友每天都玩在一起的,独独因为那场戏,要演别离,所以我私底下,当天就没有再跟小朋友过多互动,我们所有人都很少跟小朋友互动,把现场气氛控制到冰点的感觉,感觉一触即发,希望小朋友的情绪像冰点,然后在镜头前解冻,解冻时他突然爆发,希望可以看到那样的力量。


结果果然,不愧是小小彬,也大概只有他可以做得到这一点,那一天真的不负重望,他演得太好了,演得非常非常放,导演说表演都有好几种层次,我是跟他对戏的,可以很明显地感受出来。他也不怕吃苦,我们拍完一个,大家很贪心,其实我们真的已经OK了,但好不容易把场面搞这么好,花了这么多时间,拍15分钟就完了吗?不要,再给我们一两个吧,他也OK啊,就重复哭,重复培养情绪,重复崩溃,我觉得重复崩溃是最难的,他每次崩溃都可以超越他前一次崩溃,但又不Over,这很重要,所以那天的表演最让我印象深刻。


网易娱乐:你们两个之间的互动,每场戏之前都要有一个酝酿的过程吗?还是讲好内容和对白,直接开机就可以上的?


周渝民:其实我们在现场有非常好的帮手,除了导演之外,我们有一个非常好的副导演,那位副导演会去看每一天我们要拍的哪几场戏,在这几场戏之前他就已经开始在导引大家的情绪了,即便我们一开始花比较多的时间跟小朋友互动,让他接受我这个演员,私底下也接受我这个叔叔,他接受了以后,我们基本上就不用沟通了,每天都是我们在玩玩玩,副导说,“待会儿要干什么了。”我们就说:“知道知道,待会儿就别闹了,要认真,困了就回去睡觉,明天我们再来拼”。他会听得懂,真的会认真(笑),很方便。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专稿 )
廖婕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